nili毕深的微博关键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大写的打残 笑到晕厥

登高。 远方。

练车还是蛮辛苦的哦

腊八下雪应该是个好兆头吧(≧∇≦)

想骂人也想哭。

又是一天

又是忙的脚不沾地的一天。这种当红炸子鸡的滋味贺川每天都拼命在体会。

卫琛来电话的时候,贺川又是在机场,将将过了安检送走了送机的大批粉丝,在登机口前找到座位坐下后才有时间接起。

“收工了?”贺川被自己低落的声音吓到,只得轻咳一声让声音恢复正常:“我待会要飞北京。”

那边嘿嘿嘿地笑起来:“我知道啊,我有小号关注你的粉丝的~估计着你该差不多在机场才给你打电话,川川我是不是超级机智!”

贺川咧了咧嘴笑开,卫琛这幅讨表扬的语气让他想起在米兰遇上的那只大狗,憨憨的,超可爱,自己还摸了那只狗的耳朵,触感还不错,甚至当时就动了养狗的念头。只是回过神来,立刻就否定了。想完了才闲闲地回答:“是不错。要不要...

回来的路上的没有叶子的树。

贺川的意识流

贺川刚刚登上米兰飞往上海的航班,靠在椅背上疲惫地捏了捏眉心,助理在一旁立刻递上一瓶眼药水:“眼睛不舒服?”贺川闭着眼接过来:“习惯了,又不是一天两天。”助理也就笑笑不再插话。

周围有很多人在说话,贺川能听见但精神有些恍惚,估计太累了,他对自己说。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,他自顾自地想,怎么这么累时候,精神反而跟要脱离了一样,越来越清晰。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,很熟悉的一个人,这对着他笑,灿烂的不像话。贺川想起之前自己总是嫌弃那人笑得太好看太吸引人,为此还生过不少闷气,不过都没告诉过那个人,偷偷的,超级憋屈,然后憋屈的自己总是在别的方面找他的茬故作生气,脸背到一边也能偷偷观察那人脸涨得通红,国语又不流利...

只盼每天多喜欢你一点。

© 你撒個嬌我就沒轍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